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无敌猪哥聊天室90225 >

一表速览 2019版《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

发布日期:2019-08-02 11:36   来源:未知   阅读:

  随着我国抗血管生成药物的不断发展以及药物可及性的不断提高,抗血管生成药物作为晚期NSCLC患者不可或缺的治疗手段之一,有必要总结符合我国临床实际的共识内容,以指导我国肺癌治疗相关的临床科室合理使用抗血管生成药物,进一步提高我国肺癌规范化诊疗水平。为此,中国临床肿瘤学会血管靶向治疗专家委员会、非小细胞肺癌专家委员会、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专家组推出《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

  肺癌是目前全球最常见和致死率最高的恶性肿瘤。2018年我国约有77.4万的新增肺癌病例,约有69万人死于肺癌。非小细胞肺癌( NSCLC)在肺癌病例中占比超过80%。由于NSCLC的侵袭性较高,且缺乏有效的早期筛查方案,导致我国68%的肺癌患者确诊时已是晚期。

  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作用于肿瘤微环境,使现有肿瘤血管退化,同时抑制肿瘤新生血管生成。临床数据显示,抗血管生成药物与其他NSCLC系统治疗药物(包括化疗、小分子靶向治疗、免疫治疗)联合使用可发挥更好的抗肿瘤作用,延缓耐药,且不良反应可管理。

  目前已有3个抗 血管生成药物在我国获批用于治疗晚期NSC L C患者,包括VEGF抑制剂贝伐珠单抗、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和小分子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安罗替尼。

  《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抗血管生成药物治疗中国专家共识》中的推荐内容是基于现有的中国和国际临床高质量循证医学证据以及专家组广泛认可的临床经验。

  当前NSCLC的抗血管生成治疗主要包括三大类:靶向V EGF- VEGFR的大分子单克隆抗体、包括VEGFR在内的多靶点小分子TKI、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

  针对VEGF-VEGFR通路的大分子单克隆抗体类药物是研究较早,也是应用较为成熟的血管靶向药物。贝伐珠单抗是首个也是唯一一个被批准应用于晚期NSCLC一线治疗的VEGF单克隆抗体。

  雷莫芦单克隆抗体是另一个已获批用于局部晚期或转移性N S C L C的药物。美国已批准该药联合多西他赛用于晚期NSCLC的二线.靶点包括VEGFR的多靶点小分子TKI

  小分子TKI可与胞内段酪氨酸激酶域竞争性结合,抑制其磷酸化过程,阻断细胞下游信号转导通路的激活,从而抑制肿瘤血管生成。除了与血管生成关系密切的VEGF/VEGFR以外,血小板源性生长因子/受体(PDGF/PDGFR)、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FGF/FGFR)及c-Kit等均是这类药物的作用靶点。安罗替尼是国内目前唯一一个获批用于晚期NSCLC治疗的VEGFR-TKI类药物。

  肿瘤血管的生长会受到血管内皮抑制素等的负向调节。目前我国自主生产的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恩度已获批应用于肺癌临床。

  在驱动基因突变阴性、 PS 0~1分的晚期NSCLC患者中,推荐贝伐珠单抗联合含铂双药方案作为一线A]。

  有EGFR敏感型突变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含无症状脑转移患者)中,一线可选择使用厄洛替尼联合贝伐珠单抗[2A]

  对于驱动基因突变阴性, PS 0分-1分的晚期NSCLC患者(包括鳞状NSCLC和非鳞NSCLC),可一线使用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联合长春瑞滨和顺铂治疗2个-4个周期[2B],在可耐受的情况下,可适当延长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使用时间[3类]。

  3.抗血管生成药物联合肿瘤免疫治疗将成为未来NSCLC一线治疗的新方向。

  基于IMpower150和IMpower130研究,专家组认为对于IV期或复发性非鳞NSCLC患者, Atezolizumab联合贝伐珠单抗应该是未来抗血管联合免疫治疗的一种重要新策略,特别是敏感性EGFR突变和肝转移患者。

  对于驱动基因突变阴性, PS 0分-1分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贝伐珠单抗联合含铂双药一线治疗后达到缓解或疾病稳定,推荐使用贝伐珠单抗单药维持治疗,直至患者不可耐受或出现疾病进展[1A]。如患者一线使用贝伐珠单抗+铂类+培美曲塞方案,可选择贝伐珠单抗联合培美曲塞维持治疗直至患者不可耐受或出现疾病进展[2A]。

  既往化疗失败,且未使用过贝伐珠单抗治疗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可选择贝伐珠单抗联合多西他赛用于二线.三线及以上治疗

  对于驱动基因突变阴性以及EGFR突变阳性的复发性晚期NSCLC(包括鳞癌和非鳞癌)患者,推荐安罗替尼作为三线及以上治疗。对于存在EGFR基因突变或ALK突变阳性的患者,应在接受相应的靶向药物治疗后进展且至少接受过2种系统化疗后出现进展或复发后使用安罗替尼[1A]。

  对伴脑转移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贝伐珠单抗联合化疗的疗效和安全性良好,可作为一线A]。

  伴有恶性胸腔积液的晚期非鳞NSCLC患者,可在全身治疗的基础上局部使用贝伐珠单抗或重组人血管内皮抑制素[2B]。

  从临床研究的数据来看,抗血管生成药物用于晚期NSCLC患者治疗期间的不良反应可控,安全性良好。常见的3级及以上不良事件包括高血压、蛋白尿、出血和血栓栓塞事件等。

  值得一提的是,贝伐珠单抗目前已在全球获批7个肿瘤适应证,已有270万人群在实际临床中使用过这一药物,临床对其安全性的预控性更高。

Power by DedeCms